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吴利明:探寻红色印记,唤醒红色记忆

吴利明:探寻红色印记,唤醒红色记忆

来源: 时间:2017-07-28 更多

在浙江丽水,吴利明一个人花了十多年,深入人迹罕见的山野,多次探访拍摄丽水9县(市、区)的红军革命遗址数千幅。他从中挑选80多幅作品,被丽水摄影博物馆作为“红色史·强军梦·老区情”主题的一部分,作为纪念建军90周年丽水影像档案展展出,目前正在紧张布展。记者联系到吴利明的时候,他正在布展现场。

这些作品包括红军曾战斗过的战壕、住宿过的村落、经过的桥梁、刷过的标语,也有红军烈士墓、纪念碑(塔)等,借此缅怀革命先辈、弘扬红军历史、传承民族精神。


“我是一个军人”

吴利明的身份很多:浙江省摄影协会摄影师、浙江省作家协会作家、丽水市档案局副局长,但首先,他是一个军人。“我的老家在浙闽交界处,是庆元县第一个中共党组织成立的地方。”吴利明说,“我从小听着红色故事长大,特别是挺进师粟裕、刘英和闽东红军叶飞的传奇故事。”耳濡目染下,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军人。

大学毕业工作后,吴利明圆了从军梦。在从军的16年间,他一直从事丽水地方武装和全民国防教育工作,对丽水这块土地有着深入的接触和了解。他发现党史中关于红军浙西南活动的历史资料记录不够详细,因此开始了对红军遗址的寻访、记录和拍摄,想要通过照片、文字来记录补充历史。直至现在,他仍继续为此努力。


贤母桥红军有34人在战斗中牺牲(2006年10月7日 吴利明摄)


十几年来,吴利明踏遍了浙西南、浙南、闽北、闽东等红军活动过的主要地方,请见证人、知情者回忆当时的情景,走访了十几个市县党史部门、数十名党史工作者和近百名知情者,拜谒了上百座纪念馆、纪念碑、纪念塔、纪念亭和烈士陵园、陵墓,拍摄了上千幅有关图片,收集了尽可能多的资料,希望能够还原浙西南红军历史。他说:“当人们踏上浙西南的乡村荒野,就会发现许多红军遗址散落在这些角角落落。”

据悉,如今丽水各类革命遗址多达500处,其中红军大小遗址也有上百处,这些遗址包括重要历史事件和机构遗址,重要历史事件和人物活动纪念地,重要人物故居,烈士陵、墓、碑等。丽水是全国较早由共产党领导武装起义的地区之一,红十三军、先遣队、挺进师3支全国著名的红军部队,打得最漂亮的战役都发生在这里。丽水也是目前浙江唯一的所有县(市、区)都是老革命的地级市。

2005年,吴利明整理出版了以红色遗址照片为主的图书《红色旅程》。2009年,吴利明撰写了真实记录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战斗历程的《挺进师》。2016年,其姊妹篇《先遣队》面世。吴利明表示:“历史遗迹是不可复制的,红色历史更不应被人遗忘。每个人都应该为此贡献力量。于我,利用手中的相机,拍下这些珍贵的遗迹,用手中的笔记录下这些遗址的故事,希望这些图片和文字能流传得更加久远,以唤起更多有识之士,共同保护红色遗址、传播红色故事、颂扬红色精神。”


遂昌:拍摄遗址最多的地方

吴利明告诉记者,要了解浙西南红色史,首选地是遂昌。“这里是我去过次数最多、拍摄红军遗址最多的地方。”在他拍摄的照片中,到处都可以看到遂昌遗址的影子,独山村、宏济桥、天后宫、秋坑口、观音岩、东岳宫、月光山、苏群桥……

1927年初,中国共产党在遂昌成立了浙西南第一个党支部——中共遂昌党支部。遂昌工农革命军以鸟枪、松树炮、铁尺铳、梭镖、条子刀等为武器,在梭溪庙召开誓师大会,向土豪劣绅派粮款,收缴地主武装保卫团的枪支弹药,伏击反动武装。虽然最后战斗失利,其精神却在这一片热土生根发芽。


苏群桥(吴利明摄)


苏群桥,位于遂昌县云峰街道门阵村。这张照片摄于2009423日。

门阵是粟裕率领红军挺进师建立的遂(昌)宣(平)汤(溪)游击根据地中心,是粟裕率部与国民党遂昌县当局举行合作抗日和谈结束三年游击战争的地方,也是解放后粟裕多次派员视察并帮助建设的地方。据说,当时粟裕化名苏群在这一带活动。门阵人民对粟裕充满深厚的感情,为表达老区人民对红军将士的缅怀之情,2009年门阵村将村中心的一座水泥平板桥命名为“苏群桥”。

除了苏群桥,门阵还有红军遗址。吴利明告诉记者,当时拍摄遂昌门阵红军遗址时,遂昌还没有公路通到门阵。“我研究了地图,绕道金华才到达门阵。”虽然路途曲折,但是吴利明还是很开心:“在那里还找到了已经90多岁的红军女交通员廖小妹,她曾经给红军送过情报、送过饭。”那一次寻访,让吴利明又多了一份对红军的了解和尊敬。


遗址保护,亟待每个人贡献力量

“其实现在不少基层党委、政府很重视革命历史遗址的保护和传承,”吴利明说,“我去过很多地方,那里的乡村干部或者当地居民都能讲出不少红军的传奇故事。”

当吴利明亲自探寻遗址、身临其境站在其中时,感慨万千。曾经,他也在寻找革命遗址日记中,写下“溪水冷涩,山色嵯峨,震憾天地的厮杀声已汇入烟雨飘摇中”的语句。

不过,吴利明坦言,浙南不少地方的红色遗址没有得到很好保护。战壕被荒草掩盖、建筑破旧不堪甚至坍塌,土墙上的标语日渐褪色模糊,不少红色遗迹随着时间,被湮没于历史的洪流之中,令人惋惜。



濛淤桥,位于庆元县五大堡乡濛淤村,建于元代,明嘉靖五年(1526年)重建,1986年重修,后失火被焚。吴利明200626日拍到的照片中,濛淤桥已是杂草丛生。虽然2011年再建,不过吴利明仍叹息:“自从桥被大火焚烧后,再也恢复不到往昔的原貌了。”

据历史记载,1934828日下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运输队在濛淤桥头岔路口处,与从石记岱岭前来拦阻的国民党丽水保安分处军士分队和庆元保安一中队遭遇。敌人从侧面突然向红军开枪,先遣队先头部队和后续部队闻及枪声,两头夹击,发生激战,敌人阵营大乱,弃枪而逃。濛淤桥遭遇战,红军最终取胜,抓获多名俘虏,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红军牺牲2人,多人负伤。

濛淤桥是闽北、闽东党组织和红军频繁活动区域和互相联系、会合的重要地点,也是国民党军与红军的必争之地。至今,附近仍留存有不少国民党军的碉堡和工事遗址。

随着深入探寻,吴利明发现丽水还有很许多遗址被自然风雨侵蚀。缙云汤畈村的红军标语趋于模糊,红十三军后期自任红二师师长郑秾故居即将倒塌等,急需保护。

走遍革命老区,踏遍丽水的山山水水,十几年时间,数千幅遗址照片,吴利明没有结束自己的寻访历程,他还在继续。“希望这些文字、图片,成为红色历史积淀的例证,成为保存红军精神财富的物证。”


吴利明部分作品展示:

1.石板桥:红军从桥上攻进缙云县城。2006年10月7日摄




2.彩虹桥:红军近万人次从桥上经过。2009年3月18日摄




3.济川桥:闽北红军攻打“三乡”据点失利。2016年8月30日摄




4.龙庆桥:红军一度占领龙泉西南的重镇。2016年8月31日摄




5.后坑桥:先遣队最为成功的一战。2007年6月1日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