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百家观点 > 陈有为:摄影为什么

陈有为:摄影为什么

来源:《中国摄影报》 时间:2017-03-23 更多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前后,浙江省温州市摄影家协会做了一件惠民的事,回答了摄影为什么这个问题,至少它是一个很不错的回答。

 

协会组织了全市523名摄影师参与为市民拍摄“全家福”的活动,全市近900个家庭的近7500人得以进入摄影师设定的欢乐祥和的取景框里。家的概念在这里也得到衍化,也可以是某种具有家的品质的集体、团队。最近一部分“全家福”作品在温州展出,收到官方和市民的好评。摄影师也同时为需要的市民拍摄标准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摄影师朱永春、林俊榜为鹿城区精神病院74名长期住院的病人拍摄标准照,这些病人中的一些人几十年来都没有拍过照片。摄影师以一技之长真正把摄影送到了社区农村,送到百姓中间。这件事,让我不由想起某些摄影人打着“到人民中去”的横幅拍照合影的照片,在口号和实践之间,不由得让人纳闷某些摄影人的站位问题,你们是站在人民之外吗?

 

摄影为什么,常常是一个纠结摄影人的大问题,更有些人更是对这个问题不知不觉,根本不会去想一想,只知道埋头摁快门,或跋山涉水,或晨起暮归。这好比文学界不断在探讨的“写作为什么”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有助于避免创作中的迷路、彷徨。

 

不久前山东摄影家宁舟浩有一篇文章在朋友圈热传,大意是摄影为了让爱的人高兴,当然这是一个不错的答案,多少摄影师就会有多少种答案。摄影,为了审美享受;摄影,为了视觉猎奇甚至恶作剧;摄影,为了强身健体;摄影,为了颐养性情;摄影,为了加入某级协会组织,从此换得一个文艺的身份,不一而同,快乐摄影。但我想说的是摄影更应该回归到它最初也最富有生命力的功能,那就是摄影应该去记录,并为我们留下可以抵抗遗忘、值得缅怀的文献。摄影是缅怀,摄影不仅向着过去,也向着未来。这些温州摄影人所做的将为这900个家庭留下关于家、关于爱和责任的珍贵的家庭文献。

 

摄影应该回到它真正的责任中去,让它从遗忘中拯救其形式将要消失、需要在我们的记忆的材料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珍贵的东西吧。“无论是言辞还是最精细的画作,都无法像一幅好照片那样,强烈而彻底地唤起已不复存在的时光中的一个瞬间。”(博蒙特·纽霍尔)

 

同样是这个春节,我参加了任悦老师组织的“还乡计划·重写家庭相册”项目,得以去全面整理那些埋伏在故纸堆、散落在亲友家里的家庭老照片,看到那些已经斑驳的影像,和影像中模糊的人影,你一下就全明白摄影到底为了什么。在项目的讨论群里,小伙伴们被这个动人的计划驱动侃侃而谈,而在我看来,高深的学术、艺术的形式都应该退到后面,摄影还是应该回到它最朴素的样子,留驻时间、记忆和感动。有了这一些,就什么都有了。不然拍一辈子,最后没有一张照片是和你有关的,值得慰藉的。

 

2017/2/23

可用手机阅读本文,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