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采访秦浩然

采访秦浩然

来源: 时间:2017-02-09 更多

作者:浙江传媒摄影写作小组


《Pix in Pix》01

采访秦浩然

方 式:线上采访

时 间:2017年1月17日

受访者:秦浩然,2016浙江摄影工作坊入选摄影师

采访者:浙江传媒学院2016级摄影专业3班 俞诗婕、汤芷情

策划、指导老师:邢千里

俞诗婕(以下简称俞):学长好,看了你的新作品,我们有几个问题采访你一下。

秦浩然(以下简称秦):好。

俞:请先来聊聊最近的状态吧。作为你的学妹,想问问你临近毕业,在生活学业方面会有压力吗?

秦:会有压力,但是可能和别人面对的压力有所不同。2015年的时候我休学,算是初入社会。今年准备毕业,重入社会时,我的压力主要来自其它地方。目前我的第一任务是继续创作新作品,与此同时学习法语,准备去法国继续学习,并且还需要自己赚钱,因为我要自己解决留学的费用。目前基本上是每天一点睡觉,早上六点起床,把一天当作三天来用。



《Pix in Pix》02

俞:我了解到你与艺术家范顺赞是师生关系也是朋友、合伙人关系,能说说你对范老师作品的感想吗?你的创作会受到他的影响吗?在生活的某些方面你有因他而改变吗?

秦:六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范老师,惊讶人竟然可以这么温柔地和世界相处。第一次见到他的作品,惊讶影像竟然还可以这样拍。我的摄影学习是从范老师那里开始的,他也一直陪伴着我不断前行。一直到最近的创作,我都会询问范老师的观点,希望能获得一些评价。可以肯定的是我待人接物的态度,如何跟这个社会相处,都受到范老师很大的影响。我本来是一个比较难相处的人,脾气也很急躁,这一些年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已经好了很多。



《夜间》

俞:平时都看些什么书,什么电影,用什么手机应用?这些会对创作思路有所影响吗?

秦:以前我会算每年看的书有几本,后来算不下来我就索性放弃了。看多少书对我的影响开始逐渐减小,我会希望用已经看过的书,来开发自己的世界。电影的话2016年看的太少,因为时间很少,更没有两三个小时静下心来看。我是难以接受断断续续看电影的,一定要正襟危坐,不能暂停地看。手机应用…我什么都用,是一个特别执着用手机提升效率的人。之前用过几个制造故障艺术的app,还有一些看书的app,还有买东西的。相对来说,摄影的app很少。我不喜欢在微博、微信等地方发一张手机拍的、精心修过的好看的照片。科技方面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应该ShadowsockX、Google的所有技术,还有Tor。我的创作就像别人写小说、写散文、演讲一样,是用作品这个躯壳来影响别人观点的。所以我的内核就是我这整个人的经历。书、电影、网络的资料,都会对我产生很大影响。



《断》

俞:从作品《pix in pix》经过《夜间》,《断》,到现在的《边境》,你的创作心境都经过了哪些变化?这几组作品,在你创作阶段上来说分别意味着什么呢?是否可以从中窥探出特定阶段的你?

秦:刚开始是想表现自己,后来是表达自己,到现在就是顺势而为,跟吃饭一样。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个的标点,我在这个阶段,做出了这个,这就够了。像是那段时间思想的印迹一样。

俞:看完《边境》的照片与阐述,觉得这个作品挺新鲜也挺观念的,你个人会最倾心于《边境》吗?

秦: 我所有作品都是基于观念的吧,我很喜欢边境。我也会继续做下去。



《不能说的表情与肖像》

俞:《pix in pix》中有通过社会化征集来完成作品,那么《边境》对你来说是初成品吗?你会如何延续这个作品呢?

秦:是的,我还会用类似征集照片方式来完成这个作品。不过这次可能要跨越14个国家。具体形式可能会在今年的新展览上呈现。

汤芷情(以下简称汤):请问学长有没有想过除了翻拍互联网上地图边境这种方法以外的方式来表达你内心中边境的概念呢?

秦:不管是翻拍、截图还是什么方式,这都是技术的一部分。我非常关心摄影技术对艺术观念的表达,技术与艺术之间应该有自己的逻辑对应关系。我还尝试过用投影、录像之类的方法,但是最终选定翻拍,是因为这样更能有立足点,更能表达我的观念。



《边境》01

汤:对于《边境》,在处理画面内容的过程中,你想为画面奠定的氛围基调是怎样的呢?

秦:没有基调,我不想对任何东西定理解方向。起初观看的时候是一种类似别扭的风景画,如果观众只看到这里也很好。往后不断观察,观众会得出自己的结论,任何观点都是可以接受的。

俞:作为作者,你觉得《边境》和以往“新地形主义摄影”的相似与差别分别在哪儿?

秦: 有一定内在联系(都是风景),但是我跟他们差别非常大。他们关心人类社会塑造的新风景,我关心事物模棱两可的状态,风景只是一个外壳,内在的观念是更复杂的问题。



《边境》02

汤:请学长猜测一下,在《Pix in Pix》这组作品中你做的"十年后人们能否认出照片中的人是谁”这个实验的结果。

秦: 我猜不出来,这个需要时间。不过也不重要,大家十年不迷失自己,二十年、五十年,你总会迷失的。这没关系。

俞:曾经通过投影仪观看过《夜间》,感觉它是你所有作品中最感性的一组,仿佛是径直通往了某种情感,它想表达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呢?你拍那些极具个人情绪照片的时候,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呢?是有什么故事吗?

秦:想表达人的生活状态是如何被切片剥离下来的。个人情绪是一方面,关于里面的故事,你能感受到的就是所有的故事。



《边境》03

俞:经过这几个系列,目前有整理出一套自己的创作体系吗?

秦:我之前的作品是在思考中找到脉络,然后一直持续创作。现在我想放弃创作体系,让自己不受限制。我的变化很快,这也不代表我以后还会这样想。



《边境》04

俞:参加工作坊对你来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秦:首先非常感谢邵文欢老师、沈珂老师、傅拥军老师、卢广老师在工作坊期间的指导、批评和建议。工作坊是属于社会的学习,在学校里面上课,是系统的学习。我认为这两者是互相补充的,摄影课的学习是一面工,作坊的学习让人接触另一面,两个互相补充,形成一个完整的创作系统,这至关重要。因为完整的系统可以为持续的创作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就算是一个坏了的钟,一天也能走对两次,但如果不掌握创作系统的话,只能成为那种坏了的钟。

俞:好的,我们的问题问完啦,感谢学长接受我们本次采访,我也一直有关注你的作品,期待你接下来的创作!

秦:好,谢谢你们。

(文字整理:俞诗婕)



《边境》展览效果01



《边境》展览效果02


关于摄影师


秦浩然

浙江传媒学院图片摄影专业大四在读

90后

发表作品:

《Pix in Pix》

《夜间》

《断 break off》

《不能说的表情与肖像emoji & portrait》

展览:

行为艺术与摄影个展,浙江传媒学院图书馆顶楼

2014平遥国际摄影展,平遥

「徐肖冰杯大学生摄影双年展艺术类典藏大奖」

徐肖冰摄影博物馆首批收藏作品,桐乡

《夜间》艺术展,浙江传媒学院地下室

「初·相 国际摄影高校联展」,丽水

「ABOVE 3000℃」艺术展,北京草场地155号

《夜间》:在线影展,腾讯大浙网

《断》:“不声而语"青年摄影联展,成都创意艺术中心

《断》:叙利亚儿童义卖展,北京DDC

《边境》:浙江摄影工作坊联展,杭州江虹艺术馆

个人主页:

artand.cn/qinhaoran


原文地址:
本文来源于网络,收集于此仅供读者研习参考之用,不代表本网观点。
本文已注明原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要求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