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锐专题 > 2013·TOP20作品展示《霉绿系列》

2013·TOP20作品展示《霉绿系列》

来源:浙江摄影网首发 时间:2013-12-12 更多

作者:邵文欢

作者自述
  《霉绿系列》是用手工明胶感光银的创作方式完成的作品,它主要是以山石为拍摄题材,属于我一直进行的“家乡”题材的山水、园林创作系列中,其实2006年之后还同步进行着以游客的身份拍摄国际旅游者题材的创作。可能我对“历史感”的题材有特别的兴趣,仔细想来也比较喜欢普遍性或指向性大的概念。我是想尝试在迥异的摄影题材下找到些共同的气质。《霉绿系列》的创作也是希望经典能在每个人心中得以重建。创作中时而也会幻想有灵性的会呼吸的生命进入其中,这些都给我带来滋滋有味、无法言表的归属感。“霉绿”名称来自视觉上的苔绿、石绿,只不过漏雨苍苔霉变的更有些意味。
  我在拍摄时,不希望,也不可能举着相机,进一步考虑“文化”层面上的东西,我更尊重我与拍摄对象之间的“直觉”。我也不认为我的作品能够迅速解决当下社会的某个重要问题,我只是尝试通过作品提出疑问和进行语言上的探索。当然,这里面也有我的希冀——观者可以分享、讨论我的疑问和探索。我想一张作品的意义,不是“说明了什么”,更多的是“提出了什么”。我的摄影是把“我看到的东西表达出来”,让观者来感受我的感受,而不是通过摄影这种语言来告诉观者,我对拍摄对象已经有了多么确定的说明。
  摄影的叙事性在我这可能仅是抛出的某些话题,我更感兴趣创作中的图示语言。我觉得观念上可以有着各种各样的变化,本质性的语言是根本的。我想摄影作为媒介的使命,一方面通过自身的梭巡来激发他象的艺术潜质,同时还可接受别的艺术方式的补充来展现更多的艺术生命力。
  在创作实验中,我总警惕摄影呈现的往往是非常具体的物,而有时太具体的“形象”就像思维前行的“藩篱”,你看到越清晰或逼真的时候,便有可能沉迷于此、止步不前。我的手工介入也是根据这样的理由。如果破了“形象”过强的具体性,产生某种抽象意味,就象尊重摄影带来新观看的同时,还可尝试跨越形象“藩篱”而继续其艺术思维和方法上的生机,也许这会是加强影像审美抑或是增加阅读感的另外可能性,如同断臂后米诺维纳斯的审美延展带给我的启迪。   《霉绿系列》的创作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尝试过程。不仅是在暗房感光(刻意漏光及边角的强调)、涂刷(浮凸、剥蚀的肌理)、冲洗(影像密度或水迹)等过程中的调整,还有明室中的绘画改变,在某种程度也许是反摄影逻辑的摄影尝试,在这个尝试中我希望作品是具备精神深度的风景。
评委评语

  手工制像中的不可控性既体现了摄影的特殊魅力,也吸引摄影家从不可控性中获得新的刺激。邵文欢在自己涂布感光乳剂的画布上显像照片,然后再施以石绿以及丙烯颜料。这个有着江南园林文化意趣的《霉绿系列》系列,结合了摄影与绘画的手法,将综合各种材料所得的丰富的肌理效果来强化地域文化所具有的某种特色,同时也突出了传统文化在材料运用中的新意趣。邵文欢的作品使我们再次确认,材料作为一种语言,同样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他的作品是一种重建“灵光”(AURA)的企图,这种尊崇手工、以慢为上的态度,在以制像为简捷、简便因此有时不免落入简单的数码时代,显得特别可贵。

  ——顾铮



可用手机阅读本文,分享到微信...